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家电用塑料制品 > 正文
隐匿式易主样本:中毅达遭监管看穿 谁是实控人仍待解
来源:互联网     发表时间:
尽管距离最后的“真相”仅一步之遥,但环绕在中毅达头顶的实际控制人迷雾,仍然没有被驱散。   8月7日,中毅达股价下跌2.35%报收7.88元/股,较8月2日晚间披露《关于公司控股股东股权结构变动的公告》后,次日立即涨停的行情,首度出现下挫的情况。   而在上述公告中,中毅达虽然对外披露公司大股东大申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大申集团”,持有上市公司24.84%股权)出现了股权变动,公司原有实控人何晓阳已经对外转让了大申集团所有股权,但对于谁将接替其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,仍无法确定。   8月7日,中毅达一位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目前大申集团仍是公司控股股东,但管理层已经向新的大申集团股东发出函件问询,而也许根据回复函才能最终确定“谁是实控人”的答案。同时,该高管表示,未来无论大股东身份如何,均不会变更目前中毅达的管理层。   值得注意的是,此次中毅达的实控人变更,并非是最近才出现的,而是在更早之前的2016年4月。但这一“隐匿式易主”行为最终被拆穿,背后除了一个“偶然”时机的出现,更主要的仍是交易所连番的问询与关注。   复盘中毅达实控权迷雾   如果要溯源中毅达整个“隐匿式易主”的过程,有几个时间点是无法回避的。   今年6月1日,中毅达召开了2017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,但这次股东大会中的一个“花絮”,却成为后来整个实控权易主事件水落石出的契机。   彼时股东大会中,大申集团原法定代表人张秋霞不仅前来参会,还因为资格不符合议事条件而未被中毅达管理层认可。   意外的是,与张秋霞一道前来参会的,还有另一位大申集团“代表”,他虽然持有加盖了大申集团公章及受托人何晓阳签名的授权委托书,但委托书中并没有法定代表人,即张秋霞的签名。由此,这位“代表”的议事资格也最终未被认可。   在随后6月7日发布的股东大会决议公告中,上述股东大会审议的多项议案不仅遭到投票否决,由此彰显出中毅达当时董事会呈现出的不同“派系”,更在随后主动披露联系不上何晓阳。   而在事件随后的发展中,一些夹杂着抽屉协议的“内幕”也随之被披露。   6月19日,中毅达发布公告称,经与何晓阳沟通,发现其已经将大申集团逾五成股份质押给另两家公司,并随之签署了委托行使股东权利的不可撤销委托书。   具体而言,在2016年4月至5月期间,何晓阳与包括深圳市乾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(下称“乾源资管”)等5方,就大申集团股权转让和股权抵押相关事项签订了合同。其间,何晓阳还与相关各方经过一系列复杂的股权转让,确定了自己退出大申集团的经营管理,并将大申集团20%的股权委托给收购方指定的人员行使。   实际上,在何晓阳进行股权转让的2016年,中毅达一系列人事变动似乎一度暗示了这一变化。彼时,中毅达包括董事长刘效军、董秘兼财务总监林旭楠等在内的一批高管,接连辞职。   而在“隐匿式易主”事件接近暴露后,7月3日,在中毅达的一份公告中,何晓阳仍“辩解”称,由于自己认为“虽然股权转让合同已签署,但股权转让合同正在履行过程中,且股权并未过户,所以本人认为自己还是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”。   不过仅仅一周后,在另一份中毅达公告中,何晓阳即对外表示,对上交所认定自己非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事实阐述和结论无异议。   也正是这样,与上述何晓阳承认自己非中毅达实控人后,上市公司对外披露了《公开致歉信》,并在8月2日晚间披露了大申集团的股权变动公告。   根据上述最新公告,目前大申集团第一大股东为乾源资管,持股24.7993%;二股东为李琛,持股22.1316%。董事会成员中,陈佳博为董事长,赵秀为总经理等。   但尽管如此,由于乾源资管等方仍未核实自身最终实际控制人,因此截至最新,中毅达的实控人仍然是一团迷雾。   “看穿式监管”显威   从中毅达去年爆出“离职门”,到今年股东大会出现争议,再到目前一步一步接近事实真相,事态的进展与上交所实施“看穿式监管”,连续针对性地问询不无关系。   上文提及,在去年4-5月期间,何晓阳即将自己所持的大申集团全部股权质押给了其它公司,中毅达随之出现了大批高管离职、董事会大面积人员更替的情况。在这一前提下,上交所随之对中毅达下发了问询函,希望解释高管变动对公司经营是否产生影响,并追问是否还有未披露事项。   但最终在中毅达的回复中,只提及人员更替对公司未有影响,而没有提及上述何晓阳的事项。   随后到了今年6月1日的股东大会,在出现上文“闹剧”后,上交所亦第一时间下发了问询函,希望了解大申集团的股权质押事项,及时任实控人何晓阳的最新情况。   此后一个多月内,上交所针对中毅达实控人一事,再度连续下发三封问询函及一封监管工作函,对上市公司整个情况进行追问了解。也正是在连续的监管压力下,何晓阳一步步对外吐露了实情。   实际上,在今年6月下旬时,一位接近中毅达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上市公司曾多次联系何晓阳,但无论邮件抑或电话,均未取得联系。   “这是交易所第二次问询,第一次问询他(指何晓阳)因为天气原因没去,第二次也迟到了30多分钟。”上述人士说。   而值得注意的是,A股除了中毅达有相关的“隐匿式易主”行为外,亿晶光电也存在类似问题。   今年1月,亿晶光电原实控人荀建华与勤诚达投资签署了正式的《股份转让协议》,约定分两期完成公司20%股权的转让,同时约定第一期完成过户后,前者即辞去公司董事长与总经理职务。   随后5月,当上述协议的第一期已经完成后,由于亿晶光电未进行任何公告,作为投资者仍被蒙在鼓里。而与中毅达类似,也正是在交易所的连番追问下,亿晶光电最终吐了实情。   北京一家私募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从上述已有的两个案例看,原实控人出现“隐匿式易主”,既有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的方式,也有通过股权质押的方式,但本质上存在控制权变更情况未披露,由此涉及信披违规。   而在最新的“媒体问答”中,上交所亦表示,上市公司实控权的归属,是信披问题中的重中之重,“隐匿式易主”行为的出现,不但可能严重误导投资者,也会增加公司治理的不稳定性,更可能隐藏侵害投资者权益的违法行为。   “从目前的风险公司处置情况看,对上述公司提前预判,及时介入,刨根问底,采取‘看穿式’监管后,公司相关风险揭示较为到位,有力支持了后续的风险处置和化解。”上交所8月4日称。   与此同时,上交所表态,针对前述两家公司相关责任主体的严重违规行为,已启动纪律处分程序,将严肃追责。